<rt id="vv4yq"><optgroup id="vv4yq"></optgroup></rt>
    <rp id="vv4yq"><meter id="vv4yq"></meter></rp>
  • <rt id="vv4yq"><optgroup id="vv4yq"></optgroup></rt><cite id="vv4yq"></cite><source id="vv4yq"></source>
  • <rt id="vv4yq"></rt>

    <rp id="vv4yq"></rp>
  • OA
    OA
    今年鋼材市場價格不可能出現持續性上漲行情

    上海五波鋼結構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長任慶平認為---- 今年鋼材市場價格不可能出現持續性上漲行情


      春節過后,國內鋼材市場價格出現一波快速、大幅上漲行情,但很快又震蕩回落,一路下跌,這種急劇震蕩波動、跌宕起伏的運行狀況,在鋼鐵流通領域引起強烈反響,鋼貿商對今年鋼市行情大都持謹慎心態。上海五波鋼結構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長任慶平接受《中國冶金報》記者采訪時認為,今年鋼材市場價格不可能出現持續性上漲行情,鋼貿商要擯棄投機思想,否則會吃大虧的。

      據任慶平所在公司在經營中反饋的信息和市場調研顯示,春節過后,鋼材市場恢復交易,就迎來“開門紅”,價格呈現一波快速上漲行情。節后的首個交易周,上海市場的線材價格上漲170元/噸,螺紋鋼價格上漲190元/噸,熱軋板卷價格上漲160元/噸,冷軋板卷價格上漲180元/噸,彩涂板卷價格上漲200元/噸,槽鋼價格上漲240元/噸;H型鋼價格上漲150元/噸。

      節后鋼材價格這波上漲行情,具有漲勢強、漲速快、漲幅大的特點,出于鋼貿商的預料。那么,這一波鋼價上漲行情呈現的原因是什么呢?對此,任慶平分析認為,主要有幾方面原因:

      一是鋼材市場庫存低于去年同期,有的鋼材庫存創歷年新低。這是因為今年以來,一些地區的鋼鐵企業因采暖季、冬奧運會、元旦、春節假期、部分地區疫情反復以及鋼廠檢修等影響,鋼廠限產、錯峰生產,產能釋放受阻,粗鋼產量沒有明顯增加,鋼廠投放鋼材市場的資源有限。盡管在春節期間鋼材庫存有所上升,但相比去年同期處于較低位。

      二是鐵礦石等鋼鐵原料價格大幅上漲,剛性成本支撐,鋼廠上調鋼材出廠價格。從2021年11月中下旬開始,鐵礦石價格持續走強,大幅上漲,一度達到飆漲態勢,到今年1月底、2月初,鐵礦石累計漲幅達到了50%以上,導致鋼廠的生產成本壓力加大,盈利明顯收縮,甚至出現虧損,因而在制定鋼材出廠價格政策上,普遍以挺價、上調為主。諸如,一批大型鋼廠出臺的3月份板材出廠價格政策,冷熱板卷、中厚板出廠價格大幅上調200-350元/噸。由此,使鋼貿商的鋼材進貨價格上升,因而紛紛拉漲鋼材價格。

      三是鋼貿商對后期鋼材市場行情有所期待。春節之后,一批下游用鋼企業尚未復工,尤其在北方地區,仍是冰天雪地,建筑工程項目大都沒有恢復施工,國內整個建筑工程的施工率不足25%,這段時間的鋼廠需求強度很弱。鋼貿商認為在2月下旬到3月份,隨著用鋼企業全面復工復產,建筑工程加快施工、趕工,各地一批重大工程集中開工,將會拉動鋼材需求。貿易商看好后市行情,大都開始補庫,中間商搬貨增多,商家之間的交易活躍,中端需求釋放,拉動了鋼材市場價格。

      四是國際鋼鐵市場價格快速上漲。2022年伊始,世界鋼鐵業有所升溫,鋼鐵市場價格處于快速上漲階段,一些鋼材價格達到歷史新高,推動了鐵礦石價格的上漲,鋼廠挺價意愿強烈。鋼價上漲,這也是國內外互動效應的結果。

      任慶平說,在上述這些因素疊加效應之下,導致國內鋼材市場價格出現一波漲得快、漲得高、漲得猛的行情。

      這波鋼價快速大幅上漲的異常狀況,在下游用鋼行業以及上游的鐵礦石等原料行業引起很大反響,受到國家高層的重視和關注。1月2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發布消息稱,將采取有力措施加強鐵礦石價格調控監管。2月9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價格司、市場監管總局價監競爭局約談有關鐵礦石資訊企業,提醒告誡相關企業發布市場和價格信息前必須認真核實。2月11日,國家發展改革委表示,針對近期鐵礦石價格出現異動等有關情況,擬于近日派出聯合調研組,赴部分商品交易所、重點港口開展鐵礦石市場監管調研。2月15日,三部門提醒告誡鐵礦石貿易企業“五個不得”:不得編造發布虛假價格信息,不得捏造散布漲價信息,不得囤積居奇,不得惡意炒作,不得哄抬價格。對于捏造散布漲價信息、囤積居奇、哄抬價格等違法違規行為,將嚴厲懲處。可見,國家對于鐵礦石價格走勢異常關注,且以雷霆萬鈞之力,重拳出手,遏制鐵礦石價格異動態勢繼續延續。

      確實,在國家的干預下,很快遏制鐵礦石價格出現的異動態勢,“瘋狂的石頭”不再瘋狂,價格大幅下跌。2月15日,鐵礦石期貨主力合約跌停,跌幅達到9.98%,報699元/噸。鐵礦石價格下跌,帶動鋼材價格的震蕩回落。當天,螺紋鋼及熱卷期貨市場價格紛紛回歸4800元/噸和4900元/噸,僅僅三個交易日,降幅已近400元/噸。受其影響,現貨市場熱卷價格跌勢強勁。2月15日,上海市場熱卷報價連續跌了幾次,到收盤時累計跌幅100元/噸。這一天,螺紋鋼、線材等建筑鋼材價格下跌30-70元/噸;中厚板價格下跌30-40元/噸;冷板卷價格下跌40元/噸,整個鋼市,跌聲一片。

      任慶平認為,國家多部門聯合抑制鐵礦炒作,維護市場秩序和合理價格,加上碳元素降價影響,鋼市重心下移。鋼材現貨價格跌幅加大,貿易商情緒低落,在下游終端有效需求尚未明顯釋放的狀況下,鋼鐵市場價格不可能持續攀升。

      任慶平說,在今年,鋼鐵市場價格不可能出現持續性上漲行情。鋼鐵是國民經濟建設重要的原材料,系國民經濟的中流砥柱,起到重要作用;鋼鐵又是國家的命脈,是國家生存和發展的物質保障。而鋼材價格持續上漲,對制造業,對建筑業等下游用鋼行業以及上游的鐵礦石等鋼鐵原料市場都將帶來極大影響,直接關系到經濟“穩增長”預期的實現。因而,國家高層對鋼鐵材料價格的管控終端沒有放松過。

      諸如,去年5月份10日,上海鋼材市場價格突然猛漲。這一天的熱卷價格大漲370元/噸,冷板價格飆升420元/噸,中厚板價格上漲370元/噸,螺紋鋼價格猛漲440元/噸,線材價格上漲500元/噸。這一波突如其來的鋼價瘋漲、暴漲,下游終端用戶產生抵觸情緒,要求降價呼聲很高,引起國家高層的重視。5月12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再度提及大宗商品價格。會議提出,要跟蹤分析國內外形勢和市場變化,做好市場調節,應對大宗商品價格過快上漲及其連帶影響。5月14日,唐山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工業和信息化局就鋼鐵價格聯合約談全市鋼鐵生產企業。要求各企業要守法經營,加強價格自律,不得相互串通,操縱價格;發現價格違法行為,責令整改,并處以5倍所得罰款,發現操縱行為,處以100萬元行政處罰;禁止囤積居奇,一經查出,處以罰款并采取行政手段處于停產整頓。

      同一天,上海市市場監管局、上海市發展改革委、上海市經濟信息化委聯合約談了本市鋼鐵企業。相關部門提示廣大鋼材生產、經營企業要嚴格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價格法》《價格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等法律法規,規范價格行為,不得捏造、散布漲價信息,擾亂市場價格秩序;不得相互串通,操縱鋼材市場價格;不得在生產成本末發生明顯變化的情況下,大幅提高鋼材銷售價格,推動鋼材價格過快、過高上漲,損害其他經營者和消費者合法權益。市場監管部門一旦發現價格違法行為,將依法予以查處,并公開曝光。

      國家重拳出手,鋼價應聲下跌,這一波非理性的暴漲行情立即得到遏制,國內鋼材市場價格大幅回落,建材價格跌幅普遍在500元/噸以上,與價格創新高時相比,跌幅達到1000元/噸左右,前期的這一波非理性瘋漲、暴漲行情結束了,價格逐漸恢復到正常的價位。

      任慶平說,今年國內鋼鐵市場面臨的形勢依然嚴峻而復雜。一方面,國家希望各行各業高質量發展,實現經濟的穩增長,容許鋼鐵材料價格在合理范圍內適度上漲。另一方面,鋼鐵材料是國家經濟建設的重要資源,其價格的漲跌具有很強的傳導性,直接關聯到下游用鋼行業,如果鋼鐵價格無序的、非理性暴漲、飆升,不利于實現經濟“穩增長”的目標,這也是國家高層所擔憂的。

      任慶平認為,從今年國內鋼材市場供給和需求狀況來看,亦難以支撐鋼鐵價格的持續性上漲。

      從鋼鐵市場需求狀況來看,房地產、建筑業、制造業等下游用鋼行業的“鋼需”似乎沒有什么亮點,盡管近期各地在加大基礎設施建設,一批重大工程集中開工。截至2月16日,貴州、廣東、江西、江蘇、北京、上海、山東、浙江、四川、廣西、陜西、河北等12個省份發布2022年重大項目投資計劃清單,合計16079個,總投資額25萬億元。不過,這與經濟高速發展時期相比,“鋼需”強度依然較弱,建筑業的“鋼需”釋放已經是強弩之末,“鋼需”的頂峰已經過去。

      今年國內鋼鐵需求減少是一個大概率。據業內人士預計,今年我國經濟增長將放緩至5.6%左右的水平。受經濟整體下行壓力的影響,預計2022年全年中國粗鋼表觀消費量約9.7億噸,較2021年下降2000萬噸左右,出現負增長。所以說今年鋼鐵市場需求弱是一個常態。

      從鋼鐵市場供給狀況來看,在碳達峰、碳中和的大環境下,國家有關部門表示,要解決好對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問題,工信部明確要壓減鋼產量,鋼鐵業要高質量發展。2月11日,國家發改委等四部門發布《高耗能行業重點領域節能降碳改造升級實施指南(2022年版)》的通知。其中一條就是加快淘汰落后產能,明確嚴格執行節能、環保、質量、安全技術等相關法律法規和《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等政策,依法依規淘汰不符合綠色低碳轉型發展要求的落后工藝技術和生產裝置。對能效在基準水平以下,且難以在規定時限通過改造升級達到基準水平以上的產能,通過市場化方式、法治化手段推動其加快退出。《實施指南》中的《鋼鐵行業節能降碳改造升級實施指南》提出,到2025年,鋼鐵行業煉鐵、煉鋼工序能效標桿水平以上產能比例達到30%,能效基準水平以下產能基本清零,行業節能降碳效果顯著,綠色低碳發展能力大幅提高。在這一政策的導向下,不達標的鋼鐵產能將會進一步淘汰。由此可以預見,今年國內的鋼鐵產量不可能超過去年水平。因此,鋼鐵市場供給壓力不大,處于減弱的態勢。

      任慶平認為,今年國內鋼鐵市場將呈現“供需兩弱”的格局,“弱平衡”成為一種常態,這就在很大程度上決定2022年鋼鐵市場價格不可能持續性上漲。

      對于鋼貿商而言,要認清今年鋼鐵市場面臨的嚴峻而復雜的形勢,認清鋼鐵市場“供需兩弱”的特點,認清“弱平衡”這一常態,對今年鋼鐵價格不可能持續性上漲的預期要有充分的認識。在經營中,要切忌用投機心態從事鋼材貿易,如果一味搞投機,博行情,那么,鋼貿商是會吃大虧的。

    彩合网